详细信息

位置:首页> 以案释法> 案件纵横> 详细信息

十三岁步入高墙,少年犯为何称:“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发布时间:  作者:公诉科

当曾经一起读书的同伴已经步入大学校园,恋爱、读书、交友……自由而热烈的挥洒着最美好的青春年华时,李翔已经服刑了三年。走进未管所,冰冷的铁窗隔开了外面世界的繁华热闹,在清一色穿着囚服的人群中,他并不显眼。然而,就是这个不起眼的孩子,在小学六年级时亲手斩断了自己的一根手指。

出生在鲁东南一个偏远乡村的李翔,是个平凡而又普通的孩子。他的家庭并不富裕:父亲在家种地,偶尔赶集卖菜赚取微薄的收入。在李翔的记忆中,父亲也曾外出打工,然而却因意外摔伤了腿,再也无法从事体力劳动。只剩母亲在当地一个工厂工作,每月的工资大约是两三千元。

周末故事|十三岁步入高墙,少年犯为何称:“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李翔:我们家总共五口人,我的爸爸妈妈都是农民,我有两个姐姐。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爸爸因为出了一场意外,导致右腿残疾。

日子虽然清苦,但父母仍然努力劳作,挣钱供着儿女读书。随着孩子们慢慢长大,钱,成了家里最大的问题。原本就脾气急躁的李翔父亲内心深处更加压抑,他和妻子儿女的关系也逐步恶化,吵架成了家常便饭。

李翔:我觉得对一个小孩子来说,家里父母关系如果不是很好,在这样一个气氛里,对孩子影响很大,就拿我家来说,我爸妈吵架的时候,我就感觉他们就是不在乎我的存在,就只光顾着他们之间那一点小矛盾。

父母感情不和,疏于关心儿女的生活和成长,这让原本就倔强顽皮的李翔对家庭产生了厌烦的情绪:他不愿意回到那个像炸药桶一样的地方。那段时间,李翔的成绩也一落千丈,这更激怒了他的父亲:自己唯一的儿子不能是个“不成器的”。他坚信“棍棒底下出孝子”,对儿子的暴打成了家常便饭。而李翔的母亲忙于生计,很少关心儿子的生活。

临沭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房兴路:他父母对他还是非常疼爱的,但是李翔与其家庭的关系淡薄,他的家庭没有为他提供必需的关切以及情感上的扶助。导致缺少交流、关系越来越疏远。他宁愿在外面玩耍也不愿意回家见父母。

李翔慢慢长大,但是他与家庭的关系并没有缓和,他开始频繁逃学:这更激化了家庭矛盾。

李翔:上六年级的时候,我跟小伙伴一起出去玩。然后回家晚了,已经黑天了,爸爸就开始打我。他打了我好几个小时,打一会停一会,不断地说:以后还去吗?他打的时候我倒是挺习惯,因为从小到大打习惯了都,但是他说的那些话确实很难听,我心里受不了。

2

周末故事|十三岁步入高墙,少年犯为何称:“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李翔上初中时开始接触到电脑和网络游戏。网络上的刀光剑影让他深深沉迷。在网络中,他找到了自信和战友。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李翔认识了改变他一生命运的人——张正明。

张正明比李翔大12岁,初中辍学后一直没有找工作,长期在泡在网吧里,偶尔靠着小偷小摸弄些钱维持生计。李翔和张正明经常一起在网吧玩游戏。张正明总是带着李翔冲锋陷阵,这让李翔对他非常信任,认他做大哥,而这个“哥哥”也让李翔找到了一丝归属感。

李翔:从游戏里面那个角色就幻想着把他当成现实,每天打完之后,一上课脑子里都能想到那个场景:我今天在里面杀了多少人,我完成了多少个任务……有一种特别大的满足感。

为了不让李翔逃学上网,父母亲咬牙给他买了一台电脑。然而,这台电脑并没有拴住李翔。

李翔:家里没有人和你说话和你沟通,时不时爸妈还来一句该睡觉了,就是心里挺烦。

临沭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房兴路:在我们接触到的很多案子中,确实有因为沉迷网络而放弃学业的孩子,这些孩子有一个共性,就是个体性格缺陷和家庭教育不当,诸如缺乏自信、敏感内向、家长忽视或强迫孩子,孩子在感情上产生孤独感,导致孩子在网络中刷存在感和成就感。建议家长和老师应多与孩子沟通交流,及时发现问题,寻找孩子上网背后深层次的心理原因与需求,培养自控力,将孩子的注意力和兴趣引导到更有意义的事情上去。

李翔最终还是辍学了,之后,他经常出现在网吧等娱乐场所,不断向家里要钱。混混沌沌的日子过了两年,李翔面临着新的问题。

李翔:你要多了也不给家里,反正看着家里条件也确实挺困难,父亲经常说我:也不工作,成天花了不少钱,还不自己找工作自己挣钱?我说也行。当时是赌气,就是非要给在他面前争一口气给他看看。

周末故事|十三岁步入高墙,少年犯为何称:“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在朋友的帮助下,李翔找了一份从事地质勘探的工作。这是个风餐露宿、非常艰苦的活,而对李翔来说,这份工作却为他打开了新的大门。

李翔:就是因为你走得越远,离家越远,工资越高。当时这个工作一年发一回工资,我心里确实也想存点钱。那边生活条件非常艰苦,然后天气很冷,冬天气温能到零下30多度,连手机信号都时有时无的。

在新疆的第一年,李翔挣了63000元。他一分都没有给自己花,而是选择第一时间回家,充满骄傲的把钱放在了父母面前。

李翔:干了一年,我说就挣这么些钱,给你们。当时他们都确实很开心,我妈说我跟你爸两个人干一年,也就是这么两三万。爸爸说我们一分都不要,我跟你妈也不缺钱花,你自己留着用行了。然后我给了他们几次,他们都不要。

父母不收自己的钱,李翔去市里给他们买了几套好衣服,顺便给家里添置了点生活用品。花着自己挣来的钱,看到亲人高兴满足的样子,他很骄傲。

为了打工赚钱,李翔跟着勘察队辗转去过很多地方,新疆、青海、广西……很多艰苦荒凉的地方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三年的时间一晃而过,每年李翔都带着钱回到家。父母知道儿子在外打工的艰辛,几次劝说李翔:在哪干活都一样,我们不在乎你能挣多少,你好好的就行。

长期异地漂泊的生活孤独又苦闷,李翔渐渐习惯了通过酒精麻醉自己,然而喝酒伤胃,在一次酒醉之后,他吐出来的竟是鲜血。

临沭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房兴路:去医院一查发现是比较严重的胃溃疡。因为他要拿药做检查,支出比较大,而且一个人在外地生活很不容易,于是他就辞职回了老家。

3

在家修养了一段时间,李翔的身体慢慢转好。看病吃药花了很多钱,没有经济收入,他的手头也越发紧张了起来。这时,好朋友张正明找到了他。

临沭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房兴路:张正明有多次盗窃抢劫前科。他知道李翔手里缺钱,就以金钱为诱饵,伙同其他被告人教唆李翔走上了盗窃犯罪的道路。

张正明信誓旦旦地对李翔承诺:未成年人又不判刑,你干这个没问题。哥几个一起“成就一番大事业”。

临沭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房兴路:李翔性格比较内向,不愿意与不熟悉的人说话。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单纯,加上法律意识淡薄,根本没有意识到可能受到法律的严惩。

李翔答应了张正明。他始终抱着一种侥幸心理:干上几次没什么大不了,不会有人发现的。

周末故事|十三岁步入高墙,少年犯为何称:“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李翔:当时每天开着车,去建筑工地看有没有电缆什么的。白天就是大摇大摆走进去,问你们这要不要装修,然后看看里面有什么监控设施,晚上保卫科有没有人、有没有狗。白天踩好点,晚上就进去。

2014年2月份的一天晚上,张正明伙同李翔以及其他几个犯罪嫌疑人窜至临沂市某工地盗窃项目部电缆线140米,涉案价值5600元。这是李翔第一次参与盗窃,他的内心十分挣扎和犹豫。然而,拿着分赃得来的厚厚一摞现金,李翔突然意识到,这可比打工挣钱舒服多了。

李翔:第一次毕竟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还是很担心,就怕被人发现了问题。后面那一段时间(这种担心)就基本没有了。

之后的盗窃活动中,一晚上相当于李翔在外面忙活一年的收入,甚至还要多。尝到了甜头的他一发不可收拾,而这一切,他的家人一无所知。

渐渐的,李翔手里的钱多了起来。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来说,金钱带来的诱惑太多了。他并没有把钱交给父母,而是疯狂的挥霍——他曾经在一夜之间玩“捕鱼机”输掉2万元。

李翔:在那个环境里,脑子里没有什么梦想,没有目标了,完全就只有那些游戏机什么的了。

法律观念淡薄、是非观念不清,李翔一步一步走入了犯罪的深渊。

临沭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房兴路:2013年4月至2014年8月,张正明、李翔等人单独或交叉结伙,多次到临沂等地盗窃电缆线、电线等物品,盗窃价值人民币785928元。其中李翔参加盗窃作案8起,盗窃价值人民币472360元。

4

周末故事|十三岁步入高墙,少年犯为何称:“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2014年7月,张正明、李翔等人在盗窃电缆时被人发现。为了避风头,李翔跑到了东营,半个月后,张正明给他打电话说:没钱了,接着干。准备重操旧业的李翔万万没有想到,一天之后,他就在一家网吧落网。

按照办理未成年人案件的有关规定,办案检察官迅速通知了李翔的家属。然而,李翔的父亲认为孩子犯了罪丢了人,坚决不愿意到场。考虑到李翔还未成年,独自一人在看守所里,十分需要亲人的安慰与陪伴,检察官经多次努力,终于化解了他们的心结。很长时间后,一家人终于见面了。

临沭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房兴路:印象最深的是李翔与他父亲见面时,李翔眼中呈现的是见到亲人时的惊喜、犯罪的悔恨及欲向父亲诉哭而又说不出的委屈;而他的父亲表现出由最初的想见孩子又怕见孩子的纠结,发展到见到孩子时那种心酸与疼爱的眼神。

在检察官的开导和亲人的鼓励下,李翔认罪态度较好,并表现出了悔罪的态度,结合犯罪时未成年等因素,最终法院对其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如今,李翔已经在未管所服刑了四年。

他最牵挂的是他的爷爷。童年的记忆中,只要挨打,他就会跑到爷爷那里。那是他能感受到的、最温暖的亲情。

今年年初,他年近90岁的爷爷写来一封家信:亲爱的李翔,现在过得好不好?爷爷身体很好,不用挂念,希望你在里面好好改造,早点出来,就是爷爷最大的心愿。

李翔:在这里每天改造,脑海中都想到他说的这些话,就感觉干什么都有劲,给我动力很大,他们就是我的改造目标,三年之后他们站在那里等着我,所以我就努力去争取更好的改造。

在未管所组织的一次征文评比中,李翔的一篇《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获得了优秀作品奖。他在故事里发自肺腑地说,即使当下已是最坏的状态,但所有的考验和阻碍都是为了迎接最好的结局。这篇作品的字里行间,渗透着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对未来的渴望和对过去的深深忏悔。失去了自由的他体验了别人不曾体验的酸甜苦辣。如今,他只想对曾经被他伤害过的人真诚的说一句:对不起,我错了。

临沭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房兴路:温暖和亲情是最好的改造剂。人心里一旦有了阳光就不会站在黑暗里。刘翔是幸运的,尽管走了弯路,但在司法关怀和亲情温暖下,知错能改,迷途知返,我相信他今后会成为一个有益于社会的公民。其实,父母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父母不仅仅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还应是孩子的终生挚友,家庭更应是孩子们的欢乐天堂和温馨港湾,父母应多了解孩子心理需求,引导在正确的道路上前行,给孩子的心田种上善良,则邪念将无处生长。

周末故事|十三岁步入高墙,少年犯为何称:“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对于李翔来说,虽然曾经走过弯路,但他今后的路还很长。每个孩子在成长过程中都要面对这样那样的困惑、诱惑和考验,他们在人生的路途中会遇到很多问题。该怎样面对这些问题,该如何度过难关又该如何规划自己的人生呢?父母是他们最好的老师。我们祝愿每个孩子都能健康幸福地成长,也希望那些曾经误入歧途的孩子能够走出阴霾,用勇气和汗水,迎接未来灿烂的阳光。

(注:本案中除办案人员外,其余皆为化名,图片部分来源自网络)

执行打鱼